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要闻 →  正文
钱学森是典型的三维科学家
    日期:2007年12月11日    字体:【】【】【

“学习钱学森创新思想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研讨会发言摘要 

  钱学森是典型的三维科学家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工程咨询中心研究员于景元

  钱学森是科技领军人物,是学科整体化、总体化发展趋势下科技领军人物最典型的代表。

  在实际工作中,一维的科学家是在自己的学科、自己的领域有深入的研究;二维的科学家不仅有深度,而且还有广度,对不同学科、领域都有特殊指导意义的见解;三维的科学家不仅有深度、广度,还有高度,这个高度不仅仅是科学技术的问题,而且在于他的智慧他跨层次的能力。从科研的角度来讲,钱学森是一个三维科学家。这与钱学森的教育经历———从理工结合,到文理结合,再到理工文结合这样一个教育思路,有密切的关系。这也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启发。

  钱学森晚年提出的系统科学思想,充分反映了学科的综合性,也倾注了钱学森大量的心血。但是客观地说,这一科学思想所阐释出来的科学理论和方法目前还没有被全社会完全认识,还需要更多实践来深化。

  培养科技领军人才事关国家长远发展

  科技部党组成员、科技日报社社长张景安

  今天有幸把大家请来参加“学习钱学森创新思想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的研讨会。钱学森倡导的命题对于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倡导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很关键。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要培养和造就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科技领军人才,注重培养一线的科技创新人才。明天,是著名的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钱学森院士96岁华诞,为了弘扬钱学森高尚的爱国精神,颂扬他杰出的科学成就,学习他勇攀高峰的创新思想,深入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为培养和造就科技领军人才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我们结合温家宝总理与钱学森两次“关于科技创新人才培养”的谈话精神以及“钱学森书信”的出版,召开“学习钱学森创新思想,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的专题研讨会。

  对这次研讨会,钱学森表示“向我学习,我不敢当。但培养科技领军人才是件大事,这已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了,这是一件关系国家长远发展的大事,希望会议开得成功”。钱学森的精神令人感动。

  科技界的多位领导、专家和学者也对这次会议表示祝贺,有的还发来书面发言,祝钱学森健康长寿。

  培养创新人才实现跨越式发展

  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怀国模

  钱学森的一生为我国科技发展和航天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今天科技日报社召开“学习钱学森创新思想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研讨会,学习钱学森的爱国主义精神,深入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具有重要的意义。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是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是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要进一步营造鼓励创新的环境,努力造就世界一流科学家和科技领军人才。

  钱学森杰出的科学实践充分体现了他高尚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永攀高峰的创新思想。他冲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国,高瞻远瞩地向党中央提出建立和发展航天事业的意见书,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当中苏关系恶化时,党中央果断决策、自力更生,依靠我国自己的专家发展我国尖端技术。钱学森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团结和依靠广大科技骨干在航天事业的总体规划、重大项目的组织实施、重大技术问题的攻关上,发挥了突出的作用,为我国尖端科技的发展走出了自主创新的道路!

  我国自力更生发展“两弹”的实践证明,大力培养创新型的科技人才,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关键。我国“两弹”事业的发展,为中国科技人员成长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人才。钱学森不仅是科学求实、勇攀高峰的典范,而且是善于发现和培养创新科技领军人才的典范。

  钱学森的理论具有战略前瞻性

  中国科协原副主席、促进沙产业发展基金管委会主任刘恕

  从1983年到1999年16年间,钱学森共用186封信与相关专家学者论述第六次产业革命。第六次产业革命,是知识和技术密集型的农业产业革命,体现了钱学森超前的战略预见性。钱学森非常明确地提到,第六次产业革命要以太阳能为直接能源,建立依靠生物光合作用进行产品生产的体系。

  在他的论述中,他创造性地把农业生产延伸、扩大了两个空间:海洋、荒漠。海洋、荒漠都是接受太阳能的空间,他独到地将广袤的海洋、荒漠纳入农业发展空间。

  沙产业属第六次产业革命,是在21世纪中叶才能开花结果的,那时还要用生物技术这一刚露头的革命性技术。对沙产业,我们现在只是做初步探索工作,工作包括从地理科学中把握规律,通过试点示范微生物、植物、动物繁殖加工事业,引入生物技术,做试验。

  钱学森对创新人才、科技人才的培养是源自他超前的预见性的。他建议建立理农综合型大学,设立农业系统工程,还要分五个产业:农业产业、林业产业、草业产业、海业产业和沙业产业。

  过去20多年,钱学森论述的理论价值及对实践的指导意义很值得人们努力理解和实践。在地方领导和群众的支持下,这一论述在甘肃武威、张掖均有示范基地。

  真正的人才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哲敏

  1955年回国的时候,钱学森跟我谈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回去做什么?他说,国家需要什么就应该做什么。这是他爱国主义精神的体现。第二个问题谈到运筹学。他说,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回国以后要特别重视运筹学。从这里可以看出,钱学森本人的思想是不断发展的,在这种发展中他逐渐成为科技领军人才。

  他刚回国的时候常讲,国外培养人才重视的不仅仅是专业领域,他在学校通过频繁的学术活动,和大家一起讨论、辩论,通过交流大家都获得很多东西。他很清楚,讨论、交流是培养人才的很好的办法。回国以后,他就经常开讨论会,经过辩论,说说这个事情怎么做。他抓航天那时候,一有时间就开会。在他家里,我们经常讨论,把不懂的问题变成懂的问题,不断地创新。

  培养领军人才非常复杂,靠得奖、带研究生一条标准是培养不出来的,真正的人才是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

  培养干才将才更要培养帅才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原总设计师王永志院士

  钱学森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也是我国航天业工程领域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在其他工程科技领域他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同钱学森的接触中,我能感觉到他特别注重年轻人的培养。在最早一批年轻科研骨干的培养中,他自己亲自撰写教材,给大家讲导弹概论,经常作报告,把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倾囊授出。钱学森始终关心人才培养问题,他提出培养人才不光要培养干才,培养将才,还要培养帅才。因为进行重大工程项目的研究不能单凭一两个人,需要一大批科研人员共同完成。要有帅才,才能完成既定的任务。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上,提出了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的问题。怎样才能成为人才?需要自己的才干加勤奋。人怎么能够勤奋?要靠教育。假如没有一种为祖国而奋斗的精神,可能当他遭遇困难、受到挫折时就不那么勤奋了。他可能勤奋一阵子,却不见得勤奋一辈子。所以要想人成才、勤奋,就要加强教育,特别是爱国主义教育。在勤奋的科研氛围中,科技领军人才自然会脱颖而出。

  实践是培养创新人才的土壤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何德全院士

  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我国的社会经济建设树立了一面旗帜。培养科技领军人才也应该有一面旗帜,通过再次学习涂元季先生撰写的《中国科学技术的一面旗帜———钱学森同志》一书,我更加感觉到领军人才应该以钱学森为榜样,他是我国科技界的一面旗帜。

  实践是培养创新人才的土壤。我国很多老一辈的科学家和领导者都是在实践活动的磨砺中不断成长起来的。现在很多人提出通过教育培养人才,但通常只停留在学校教育这个层面。实际上,钱学森所讲的教育已经突破了学校教育的概念,而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全部工作加以考虑,包括经济社会形态、政治社会形态和艺术社会形态,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一种新形态,把教育理论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关于文学、科学和艺术。钱学森在《给非理性科学理论研究工作者的一封信》中提出,文学艺术一种是创造,欣赏也是如此。所以我们讲科学和艺术的结合,不是说一定要求科技人员去创作,如果有能力当然最好,但是科研人员学会欣赏本身也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

  给年轻人开路,支持年轻人创新

  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韦钰院士

  我非常崇敬钱学森,今天很高兴能代表中国科协参加科技日报社组织的“学习钱学森创新思想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研讨会。

  钱学森是一位战略科学家,他早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提出要研究思维科学。目前西方已经发展到基于脑来研究思维的科学,并形成了一门新的神经教育学学科。根据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丹尼尔?卡纳曼教授的研究,在复杂情况下的创新,起作用的是激情驱动下的直觉思维。这种直觉思维跟儿童靠感知来进行直觉的判断是不同的,创新的直觉思维需要建立在概念、概念的连接和推理模型上,“厚积”才能“薄发”。

  培养创新的能力,要从娃娃抓起。钱学森反复讲过早期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重要性。目前芬兰和瑞典等欧洲国家已经把GDP的2%投入到了早期教育,韩国在早期教育方面的投入也增加了36倍之多。我认为我们国家也应该加大早期教育方面的投入。

  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培养科技领军人才。我觉得在学术界,包括院士、学界权威、系主任等,要给年轻人开路,要支持年轻人创新。没有这个氛围和文化,中国就没有新学科,没有创新。

  培养领军人才要重视年轻化

  原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刘纪原

  在培养领军人才方面,钱学森非常注重两点,一个是鼓励年轻技术人员。我以前工作的时候,有一个武器制造方案的辩论,当时这种新的方案各方有些不同的意见。但是钱学森却非常支持,亲自跑到实验室指导。另外,他特别强调领军人才要发扬民主。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创建30周年的时候,我们希望钱学森先生能题个词,钱学森回了一封信说,题词就不写了,但要在技术上发扬民主。我认为钱学森是针对目前在技术民主方面存在的问题,很明确地提出了这个观点。

  还有一次我陪钱学森去一个基地处理一个发射试验的问题,钱学森问我有什么看法,我了解情况后说了看法。钱学森当时说,你要先听取别人的意见,在充分听取意见的基础上,再发表意见,这是对年轻人在学术讨论上的作风培养。

  目前要培养领军人才,钱学森的思想非常有意义。年轻人掌握新技术要比我们快得多,但是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急功近利、浮躁。钱学森提出的思路,充分体现了他对我们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关心,是模范的表率。钱学森的思想在我国经济建设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使国家的经济发展得到了进步。

  要学会从科学的整体发展考虑问题

  中国航天科技、科工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庄逢甘院士

  钱学森是我国非常杰出的科技领军人才,他在航天、应用力学、工程控制与系统工程等方面培养了一大批科研骨干,我们要更好的学习钱学森的创新思想来培养更多的领军人才。

  首先要学习钱学森的爱国主义思想,学习他的自力更生与自主创新精神。他常说:“外国人能干的,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干”,体现了他强烈的民族自尊心。我国的导弹航天事业就是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完成了人造卫星、载人飞船和探月工程3个里程碑式的跨越发展,这些成绩来自于当年钱学森率领一批科技工作者打下的良好基础。

  我们要学习钱学森“从科学的整体发展考虑问题”。在这里我引用一下钱学森写给我的一封信中的话,“这是试图从科学的整体上考虑问题,非线性科学一个大问题就是混沌,我们要用理论预见混沌出现”。信的内容是讨论理论物理中的量子混沌,从中可以看出钱学森不是局限于工程细节,而是非常强调基础性研究。

  我们要学习钱学森的系统工程思想。现代科研工作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把不同专业的人员组合在一起共同完成项目研究。不仅仅是航天工业部内部的人,他是把所有能发挥作用的人都组织了起来,最终克服了热障关。

  他的学术思想开创了新学科

  中国科学院院士戴汝为

  钱学森在我国航空航天领域做出了很大贡献。一是在导弹研究方面,还有就是科技人才的培养。他对自己学术理论加以整理,出版了工程类书籍,这些著作对学科发展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动作用,直到现在还在引用。特别是工程控制论的提出,在全世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我们很多研究工作是在钱学森的指导下完成的。一方面他用高屋建瓴的学术理念启迪我们,另一方面又对我们在科研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深受教育。有一个青年科研人员写了一本书,主要是体现钱学森创建系统学理论的具体思想,以及处理问题的方法论。钱学森的这些思想开创了非常新的学科,将对我国未来的学科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些工作正在我国逐步展开,国际社会也已开始了同类工作。

  钱学森非常勤奋,如果我们要去他家访问,他通常早上四五点就起床,做很长时间的准备。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时候,通常钱学森家的灯一直是亮的。钱学森的科学精神是很值得年轻人学习的。

  写给祖国的一封家书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梁思礼院士

  钱学森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钱学森书信》的封面跟第一封信是写给陈叔通的。这封信是钱学森在寄给在比利时亲戚的家书中,夹带给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叔通的。陈叔通深知它的分量,当天就送到周恩来那里。周恩来当即叫外交部火速把信转交给正在日内瓦举行中美大使级会谈的王炳南,并对王炳南指示道:“这封信很有价值。这是一个铁证,美国当局至今仍在阻挠中国平民归国。你要在谈判中,用这封信揭穿他们的谎言。”正是因为钱学森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使他能够冲破各种艰难险阻最终回到祖国。我认为没有钱学森同志的回国,中国的航天事业,特别是尖端导弹技术和原子弹技术,就不会建立的那么快、那么好。

  科技领军人才跟打仗一样,要从普通士兵开始,通过一步一步的实践逐渐成长起来。一个人才必须要经历过失败,经过各种的摸爬滚打,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领军人才。

  钱学森非常注重科学与艺术的结合。人的大脑就是左右分工,分别负责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的,一边是理,一边是文。钱学森提出的文理工结合教育,实际上就是要全面地开发大脑的潜力。

  从理工结合到文理相通

  总装备部钱学森院士学术助手涂元季

  钱学森关于培养科技领军人才的思想,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从理工结合到文理相通,也就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

  1991年,钱学森在给朱光亚同志的信中写到,要再开创一个高等教育的新时代,开创一个培养科学技术帅才的时代,不但理工要结合,而且要理工文相结合,开创一个理工教育的新时代。

  2005年7月29日,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时,谈了我国目前科学技术发展的长远规划。钱学森连声说好,但觉得还缺一项教育。因为事情都要人去办,没有人才不行,而且需要能解决重大问题、有重大创新的人才。现在中国还没完全发展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创造发明人才的办法去办,缺自己独特的东西。

  2007年8月3日,温总理又看望了钱学森。温总理说,上次钱学森讲的科学家和艺术家结合的问题,他很受启迪。钱学森概括说,欧洲是先有文学艺术,后来才有科学。日本人早年从中国引进文化,后来又从美国引进科学。他觉得,中国有几千年文明史,又有党的坚强领导,只要处理好科学和艺术的关系,将科学和艺术结合起来,就可以在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方面都超过他们。

  践行钱学森“大成智慧学”理念

  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朱世华

  2006年,西安交通大学酝酿创办钱学森实验班,2007年已正式招生。开办钱学森实验班是为了践行钱学森“大成智慧学”的教育理念,探索我国创新型科技领军人才培养的新模式,探索适应社会发展教育的新方法。

  钱学森提出:“人类知识有一个科学技术的体系,这就是系统化了的知识”。钱学森指出,现在科学技术体系包括11个部分,即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科学、系统科学、人体科学、行为科学、思维科学、军事科学、建筑科学、地理科学、文艺理论。“大成智慧学”的核心就是要打通各行业、各专业各学科之间的界限,突破人们习惯中的各学科之间相互孤立和割裂,使整个知识体系,各科学技术部门之间能相互渗透,相互促进。

  钱学森认为,教育就是要培养创新人才,而人的创新型成果往往在这些交叉点上出现,因此学科跨度越大,创新的成就也越高。他认为:“必集大成,才能得智慧。”

  来源:科报网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集团网群
网站链接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官方微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