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要闻 →  正文
邓小平理论引领我国航天运载事业、空间事业前进发展
    日期:2004年08月25日    字体:【】【】【
邓小平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思想,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在国防科技工业领域的具体体现,也是邓小平新时期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思想包含着极其丰富的内涵,为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国防科技工业发展道路指明了方向,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发展壮大的奋斗历程,就是邓小平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思想的生动实践。
  一、发展国防科技工业,必须从战略着眼,要有威慑的力量
  从国家战略出发布局国防科技工业。国防科技工业的战略地位和特殊的发展规律,决定它必须坚持党和国家的统一领导和高层决策,从国家战略的大局出发运筹决策。文革期间,国防科技工业遭受严重破坏。为了改变这种状况,邓小平多次指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必须高度集中统一,要从战略着眼,提出对装备的要求是什么,从而指导我们的科研和生产,提出科研和生产任务。着眼于现代战争的客观需要和世界武器装备发展的趋势,立足于我国的国情和军情,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国防科技工业管理机构进行了重大调整改革,加强了对尖端与常规、科研与生产的集中统一领导,并对发展方向、重大项目和军民结合等问题,做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
  集中有限财力发展高端武器。我国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经验表明,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要加快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出路在于缩短战线,突出重点,有所为,有所不为。邓小平说,武器要更新,方针是少而精。少是数量,精是一代代提高。量不要求大,有吓人的力量。早在1982年,邓小平在听取有关工作汇报时就指出,要集中使用资金,保证重点,花钱要适当,钱要花在重点上,要精选几件必须办的事,一步一步地来,要求太大、太高、太多,国家财力办不到。只有集中力量才能办几件大事,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我国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的发展坚持贯彻邓小平关于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指示,发展一批重点武器装备,取得了重大突破和进展。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一院)成立以来,一直是国家国防科技工业战略布局中的重点单位之一。1965年,邓小平亲临一院视察,向工人了解导弹装配生产情况,向航天专家询问火箭发动机试验的有关问题,给全院同志很大鼓舞。经过多年艰苦奋斗,一院突破了多级火箭技术,成功发射了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标志着我国进入了航天时代。20世纪80年代初期,一院研制的洲际导弹向南太平洋海域发射试验成功,由一院研制弹头的潜地导弹水下发射成功,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试验通信卫星,“三抓任务”的圆满完成标志着我国运载火箭技术进入了世界先进行列。1980年5月18日,邓小平在北京指挥中心观看了我国向南太平洋发射洲际导弹试验的实况,并亲自出席了6月10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祝捷大会。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一院承担发射飞船的运载火箭研制任务,成功实现了中华民族的飞天梦想。在集中力量发展高端战略武器方面,一院根据上级指示,重点抓了重点型号的研制,并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所有这一切,都是邓小平国防科技工业思想的生动实践。
  二、发展国防科技工业,必须坚持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把引进和创新结合好
  坚持以自力更生为主。国防科技工业是极其敏感的领域,发达国家从其自身的国家利益出发,严格禁止某些高新技术,特别是国防尖端技术的输出。邓小平指出,“新时期国防现代化建设,中国的经验第一条就是自力更生为主。"邓小平还多次强调,要集中力量加强新产品试制,搞出中国式的更好更新的装备。发展中国的国防科技工业,必须坚定不移地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依靠自己的力量缩小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甚至在某些高科技领域直接进入前沿,研制高端武器。
  大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强调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决不是搞盲目排外和自我封闭。邓小平针对国防科研生产的实际情况,强调指出:“我们技术水平不高,要引进国际上的先进技术、先进装备,作为我们发展的起点”。邓小平说,国防科研生产部门要根据发展需要,大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努力搞好消化吸收,并尽可能地与创新结合起来,使引进技术更充分地为我所用。在搞好技术引进的同时,要利用国外智力,通过多种渠道和形式,引进一批技术人才。通过技术和智力引进,攻克技术难关,提高技术起点。
  一院坚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积极开展国际交流和合作,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开展科研活动,推进科技创新,增强参与国际竞争的实力。通过40多年的不断探索和攻关,一院的技术创新取得了丰硕成果。运载火箭走过了从常温推进到低温推进、从串联到捆绑、从一箭单星到一箭多星、从发射卫星载荷到发射载人飞船的技术历程,具备了发射低、中、高不同轨道,不同类型卫星的能力,在国际商业卫星发射服务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成为我国为数不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较强国际竞争力的高科技产品。
  三、发展国防科技工业,必须寓军于民,大力发展民用产品的生产
  积极投身经济建设主战场。邓小平关于军民结合的思想,不仅反映了中国的国情和军情,而且反映了当今世界国防科技工业调整改革的共同趋势。1982年邓小平明确提出了“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十六字方针。1984年,邓小平强调:国防工业设备好,技术力量雄厚,要把这个力量充分利用起来,加入到整个国家建设中去,大力发展民用生产。1987年7月,邓小平又明确指出:国防工业要走这个道路,在国家统一规划下,搞军民结合,以民养军。国防科技工业必须全面贯彻军民结合方针,在优先保证军品科研生产任务的同时,大力发展民品生产,扩大国防科研成果转民用,为国家增加财富,为企业发展积累资金,为科技人员开辟用武之地。邓小平说,“我们抓国防工业的军民结合,抓得比较早,这一条抓对了。"
  这些年来,一院从市场的需要和自我发展的目标出发,创新企业的经济结构,从单一的军用产品生产转向保证军用产品、发展民用产品的轨道上来,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在着力发展主营业务的同时,发挥技术优势,靠不断创新来打造民品品牌闯市场,把技术优势转移到国民经济主战场。民用产品走上规模化发展的道路,开发研制生产并投放国内外市场的民用产品已达600多项,一院已发展成为拥有100多亿资产的高科技研究院。
  四、发展国防科技工业,必须深化改革,解决好科技与经济相脱节的问题
  积极引入竞争机制。改革是为了发展,发展必须依靠改革。早在1978年,邓小平就强调指出,我国的国防科技工业体制必须从照搬苏联模式中解放出来,引入竞争机制,强调合同管理,改革研究院体制,实现科研与生产的紧密结合。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国防科研生产一直实行单一的国家指令性计划,主要采用行政手段管理,已经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必须进行改革。改革的主要内容和形式,就是改成订货关系,实行合同制,积极引入竞争机制。竞争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一院通过体制调整和思想政治工作把压力转化成创新的动力,推动了战略武器的更新换代,与此同时,大胆参与战术武器市场的竞争,在多个项目中夺标成功。
  加快推进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邓小平指出:“经济体制,科技体制,这两方面的改革都是为了解放生产力。新的经济体制,应该是有利于技术进步的体制。新的科技体制,应该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体制。双管齐下,长期存在的科技与经济脱节的问题,才有可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解决国防科技工业科研与生产相结合的问题,不宜搞一刀切,要根据国防科技工业的实际情况,探索不同的途径和方式。
  一院抓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带来的极其宝贵的发展机遇,大胆改革与市场经济体制不相适应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近10多年来,一院按照“一级经营,两级管理”的模式,构建具有航天特色的公司管理体制,通过结构调整和资源重组,把一院逐步改造成为以运载火箭科研生产为主导的现代企业。通过一系列改革,一院已经成为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现代企业,研制的长征火箭群体,可用于发射多种轨道的不同卫星,火箭总体技术性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空间技术是当代高新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衡量一个国家科学技术和国民经济现代化水平以及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邓小平同志在长期革命生涯中,对我国国防科技工业的创立、改革与发展,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尤其是在我国空间事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引领我们不断开拓空间事业的新境界,指引我们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空间事业发展道路。
  一、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战略,确定有中国特色的空间技术发展道路
  加速中国空间事业发展,一定要服从服务于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整体战略。对此,邓小平同志提出了许多富有创造性的思想和观点,奠定了指导我国空间技术发展的思想和理论基础。
  实事求是,量力而行。20世纪50年代,小平同志针对国内经济、科技形势,实事求是地对我国空间事业发展战略做了精辟的分析。他指出,人造卫星研制要走与国力相称的发展道路。由于国家经济、技术力量有限,短期内发射人造卫星的目标是与国力不相称的,应把重点放在人造卫星单项技术研究和创造必要的研究试验条件上,等条件成熟时,再研制和发射人造卫星。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从1959年起,中国空间科技工作者开始把力量转到探空火箭研究上来。经过几年的努力,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探空火箭领域获得了一大批有价值的高空物理环境探测资料和高空生物试验数据,在轨道运行理论、热控制技术、姿态控制技术等方面的研究和研制工作也取得一批成果。在此基础上,1970年4月24日,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五院)负责研制的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能独立自主研制和发射卫星的国家。
  突出重点,急用先行。邓小平同志一直坚持中国空间技术发展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1978年8月,针对前苏联与美国愈演愈烈的太空争霸赛,邓小平同志明确指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在空间技术方面,中国不参加太空竞赛;现在不必上月球,要把力量集中到急用、实用的应用卫星上来。
  遵循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五院选择了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现代化建设所急需的通信卫星、气象卫星、返回式卫星等有限目标,重点突破,相继取得了新型返回式卫星、风云一号气象卫星、东方红二号甲实用通信卫星等首发成功,使中国空间技术的应用领域进一步扩大,卫星实用化水平不断提高。
  空间技术作为高科技,具有高投入、高产出的特点。对此,邓小平同志站在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明确指出:“我们还是要花点钱,该花的就要花”。1986年4月,邓小平同志及时作出关于加快发展高新技术的指示,国务院根据小平同志指示,批转了航天工业部《关于加速发展航天技术报告》,决定在“七五”计划期间给航天事业必要的支持,并原则同意研制东方红三号、风云二号、资源一号等应用卫星。五院负责研制的这三种卫星以及稍后研制的返回式乙型卫星(简称“新四星”),成为“七五”至“八五”期间标志我国应用卫星上水平的新一代卫星,为确保“新四星”研制按计划完成和应用卫星上水平目标实现,国家和上级部门提出对应用卫星采取适度倾斜政策,对中国空间技术的发展起到极大促进作用。
  在小平同志的亲切关怀下,在国家“八五”和“九五”专项技改资金的支持下,五院的基础条件得到明显改善,科研生产能力大幅度提升。
  二、紧紧跟踪世界空间技术发展前沿,自力更生、自主创新
  我国与美国、俄罗斯等航天大国相比,空间技术起步较晚,物质技术基础比较落后,经费投入较少。但是,高新技术又是买不来的。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小平同志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我国空间技术发展道路的指示。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邓小平同志历来倡导发展以空间技术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必须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一席之地。遵循邓小平同志的指示,36年来,五院广大干部职工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和载人航天精神,艰苦奋斗,开拓进取,拼搏奋战,无私奉献,使我国空间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取得了巨大成就。从1970年东方红一号卫星的成功发射,到“神舟五号”首次载人航天飞行的圆满成功,36年来,五院研制并成功发射56个不同类型的卫星和5艘神舟号飞船,飞行成功率达90%以上,初步形成6个卫星系列和神舟飞船系列。尤其是神舟五号载人航天飞行的圆满成功,实现了中华民族的千年飞天梦想,胡锦涛总书记将其誉为“在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征程上完成的又一个伟大壮举,是我国航天发展史上耸立的又一里程碑”。
  三、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军民结合,系统发展
  确立了走军民结合、统筹发展之路。在和平时期,中国该如何以精干的力量提高国防科技水平,而使尽可能多的力量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成为一个急需解决的课题。对此,1982年1月,邓小平同志提出了“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十六字方针。1984年11月,邓小平同志又强调说:“国防工业设备好,技术力量雄厚,要把这个力量充分利用起来,加入到整个国家建设中去,大力发展民用生产。这样做,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此方针指引下,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起,五院在确保卫星研制任务的同时,从过去的封闭状态,开始转向市场。通过实行军民分线管理、积极探索军民结合新路子,五院取得了卫星热管、卫星高分辨率成像、自动化测试、无氟发泡技术等1800多项新技术成果,提高了军民兼容程度和平战转换能力,也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倡导高科技产业化,推动空间事业可持续发展。1991年4月,邓小平同志为“863计划”工作会议作出重要题词:“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按照邓小平同志的指示,多年来,五院对如何实现空间技术产业化、把民品做大做强进行了一系列有益的探索与尝试,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在新的历史时期,五院认真贯彻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二次财经工作会精神,确定了“十一五”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发展民品的新思路,要抓住机遇,开拓进取,利用天地一体化系统论证和设计开发的先导优势与技术优势,通过资源整合和资本运营,向空间技术产业上下游延伸拓展,走“产业化、专业化、国际化”发展之路。
  四、尊重知识,以人为本,充分发挥科技人才的作用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邓小平同志十分重视和发挥人才的作用。在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邓小平做出了“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的重要论断,明确提出要在全党全社会形成一种“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风气。邓小平同志十分关心并注重改善知识分子的工作条件和生活待遇。他曾说:“为了实现科学研究计划,为了把科技工作搞上去,必须做好后勤保证工作,为科学技术人员创建必要的工作条件。这也是党委工作的内容。我愿意当大家的后勤部长。” 1987年,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二代领导集体,首开邀请中青年专家到北戴河休假的先河,请全国科技界各领域14位中年科技专家偕爱人到北戴河休息两星期。时任五院院长的闵桂荣同志也在其中。
  在邓小平“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思想指导下,五院不断健全完善有利于留住人才、吸引人才、人尽其才的机制,从而造就了一大批杰出的科技、管理人才。全院涌现出钱学森、王希季、孙家栋、杨嘉墀、钱骥五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和13名两院院士、12名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63名有重大贡献的部级专家。五院培养出1700多名高级专业技术人员,1000多名高级技术工人,一大批优秀青年人才在成长,空间事业充满希望。
  大胆提拔和使用人才。邓小平同志对人才的重要性有一系列精辟的阐述,他说:“人才,只有大胆使用,才能培养出来。对于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要放手提拔,在工资级别上破格提高。招聘也是个办法。我们要开一条路出来,让有才能的很快成长,不是把人才卡住。人才不断涌现,我们的事业才有希望”。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精神,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五院通过“以老带新、大胆将年轻人放在关键岗位上进行锻炼、分配政策向骨干人员倾斜”等诸多举措,较好地解决了青年人才“断档”问题和骨干队伍的不稳定问题,为21世纪中国空间技术的跨越式发展奠定下坚实基础。
  中国空间事业的发展历程生动地表明,邓小平同志关于国防科技工业和空间技术发展的科学论断与重要指示,是推动中国空间事业跨越式发展的利器。当前,我国空间技术发展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形势。在今后十年或稍后一个时期,五院不仅将建立各种新型卫星系列或星座,以满足多方面应用需求,而且还将开展空间实验室和载人空间站的预先研究,研制和发射月球探测卫星,开展深空探测。为了圆满完成这些繁重的任务,五院将继续牢记邓小平同志关于中国空间技术发展的指示精神,为争取早日迈进国际一流宇航公司行列而努力奋斗!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集团网群
网站链接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官方微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