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要闻 →  正文
盘点2006:中国国防工业迎来“四新时代”
    日期:2007年01月03日    字体:【】【】【
【述】中国国防工业迎来“四新时代”
   2006年珠海航展以其标志性意义,在中国国防工业发展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从10月31日到11月5日,第六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在珠海举行。与以往历届航展不一样的是,“中国制造”的各种武器装备成为最为耀眼的“明星”,标志着中国国防工业在2006年再上一个台阶。
  “精确制导时代”
   在本届航展上,最让军事专家和军事迷们惊喜的,莫过于“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雷石-6”制导滑翔炸弹、P12战术导弹系统、FT-1和FT-3精确制导炸弹等由中国自主研制的一批精确制导武器系统了。海内外舆论一致认为,这些精确制导武器的出现,标志着中国武器系统已经迈入精确制导时代。
  “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研制单位洛阳光电技术发展中心的有关专家认为,这些经过改装的精确制导武器,造价相对低廉,命中精度却能得到极大提高,将成为我国未来武器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新动力时代”
  “作为我国第一台自行研制的大推力加力式涡轮风扇发动机,‘太行’发动机的研制成功,将给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太行”发动机总设计师张恩和这样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太行”发动机的研制意义。
  “太行”发动机的设计定型,是我国在攀登世界科技高峰征程上迈出的重大一步,标志着我国在自主研制航空发动机上实现了“三大跨越”:从中等推力发动机到大推力发动机的跨越,从涡喷发动机到涡扇发动机的跨越,从第二代发动机到第三代发动机的跨越。
  “新概念武器时代”
  “暗剑”无人战斗机、“天翼3”无人机、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XG-2概念无人船……此次航展上展出的一系列新型无人武器平台为代表的新概念武器,带给人们的除了惊喜,还有启迪。
   据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这次展出的新型无人机概念方案具有很强的创新性、高效性、时代性和探索性。“暗剑”无人战斗机具有超音速、超高机动性能和低可探测性,主要用于未来对空作战;“天翼3”无人机是近程侦察无人机系统,战时用于执行战术侦察与监视任务,获得的侦察情报实时传输到地面测绘站,为部队快速机动作战提供情报保障;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是提供一种实用、有效的无人侦察机系统,用于对周边地区的情报侦察任务,为部队准确及时地了解战场态势提供支持。
  “与传统武器相比,这些新概念武器高科技含量大、技术难度高,一旦技术上取得突破,可在未来高技术战争中发挥巨大作战效能。”参与XG—2概念无人船研制的新光公司科研人员充满自信地说。
  “装备透明时代”
  在本届航展上,中国国防工业的开放和透明程度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一大批过去被认为需要保密的武器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这种透明度的增加,也表明了中国对自己武器装备的信心,同时也是拓展国际市场的需要。”“猎鹰”高级教练机的研制生产厂家洪都飞机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正如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秘书长滕建群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的,“伴随中国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国防工业正从封闭走向开放,从传统的计划模式走向市场,即将结束的2006年见证了这种根本性转变。”
  【策】引进军工技术须“软硬兼施”
   除了引进“硬设备”,中国国防工业还应当引进费用管理等“软设备”,提高军费的使用效率。
  中国国防工业发展的绝对速度很快,但是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多大差距?未来中国国防工业的发展方向何在?就此,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秘书长滕建群、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军事科技与装备专家李大光和中国社科院军控中心研究员洪源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中国军备威胁论”毫无根据
  2006年中国国防工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同时也吸引了一些国家的“过分关注”。
  滕建群:2006年随中国国防工业发展透明化,少数国家却趁势散布“中国军备威胁论”。这完全是不符合中国国防工业发展实际,不负责任的言行。中国经济发展必然伴随着军工的发展,但我们国家军费有限,而且执行防御战略,强调和周边国家和谐共存。
  洪源:我想强调两个事实,中国很多“先进”的武器还是外购的,是其他国家的二三四流装备;中国幅员辽阔,需要一定程度的先进武器保护自己安全,但从人均军费开支来看,中国少得“可怜”。
   还处在“发展中国家水平”
   那么中国的国防工业与世界最先进水平的差距是扩大还是缩小了?
   李大光:首先,要认识到差距绝不是一点半点。在距离上,有些方面拉大了,有些方面缩小了,不过整体上中国开始跟上世界先进的军备前沿思想。
  滕建群:与世界发达国家比,中国国防工业还处在“发展中国家水平”。我们国家整体技术水平不高,特别是在关键技术上自主创新产品的数量和质量都相对较低。军事领域历来是对新技术十分敏感的领域,中国现有技术水平制约着中国国防工业的发展,这就决定了中国国防工业不是为与其他国家展开全面军备竞争而准备的,而是满足国防需要。
  坚持核心装备的自主创新
  中国未来如何继续紧跟世界脚步?
  滕建群:看今天中国国防工业的发展,不能不看此前20多年内国防工业所走过的两个时期。第一时期,从建国后到上世纪80年代左右,随着国家战略重心由过去“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准备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轨道上来,国防工业随之转型。从产品上看,部分军工企业转产民品。第二时期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国家调整军工企业结构和经营模式,由过去的封闭转向开放,部分军工企业甚至上市经营。
  因此,未来中国国防工业发展仍将继续秉承的基本思路:一是坚持核心性武器装备的自主创新;二是引进一定数量的武器装备,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三是与有关国家进行合作研究与生产。
  洪源:我认为首先要靠自己,增加投入,培养和留住科研人员;其次,要加强引进海外先进技术设备,尤其是先进的工业制造设备。
  还有一点很重要,除了设备,我们还必须抓紧引进海外先进的军备工业管理思想,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尤其是费用管理的经验。很多国家军费的有效性很高,研发项目都经过审慎的论证和严谨的项目实施,并能严格地做到专款专用,这些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李大光:我认为还是要加强科技建军,有所为有所不为,根据自己的实力和需求发展军备工业,对国家安全有重要作用的就抓紧发展,而不是去争取“全面赶超”。未来我国的军备工业应着重在维护我国领土完整,空间、信息安全这几方面有所突破。
  【卜】“机械军工”将转变为“数字军工”
   中国国防工业将继续适应时代需要,把国防和军队信息化建设作为建设的重点。
  滕建群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当今世界正经历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军事变革。中国国防工业也在适应时代需要,把国防和军队信息化建设作为建设的重点。
  “信息化是军工制造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必由之路,目前我国的军工制造业正在由传统的‘机械军工’转向以集成化、信息化、网络化为特征的‘数字化军工’转变。我们正在实施军工企业数字化重点示范应用工程,建立数字化基础体系,采用数字化技术改选传统工艺装备,加强军工数字化队伍和服务体系建设。”他说。
  “只有建立起结构优化、布局合理、资源共享和运行高效的国防科技创新体系,才能为21世纪的中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滕建群说。
  (李宣良、全晓书、申水)
  来源:新华网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集团网群
网站链接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官方微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