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要闻 →  正文
我航天专家驳斥美国对中国航天事业的污蔑
来源:中国航天报     日期:2012年04月27日    字体:【】【】【
       “建议美国国会放松对卫星和相关设备的出口管制,但中国等国应该被排除在外……中国不断获取美国军事及军民两用技术,这使美国在一些对武器研发和通信系统极其重要的领域内的优势减小,中国在航天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部分归功于成功的间谍活动。”

  以上是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4月18日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的内容,充斥着对中国航天事业的无端指责、污蔑、臆想以及造谣。当这份由一小撮反华政客炮制的报告公诸于世时,中国人民再一次被激怒了,中国航天人更是对此表示极大愤慨和强烈抗议,并纷纷用充分而确凿的事实和证据证明,中国航天事业成立50多年来所取得的发展成就完全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结果。

  中国航天从来都是自力更生

  “中国的航天事业创建于1956年。那时,中国完全处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严密封锁之中,中美之间几乎没有经济交往,更没有科技交往。中国不可能从美国得到发展航天技术的任何资料,中国航天人完全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建立了航天科技工业体系。”火箭系统控制专家、中科院院士梁思礼对记者表示。

  “所以,美国人在报告中所称的‘中国航天事业靠间谍发展’完全是对几十万中国航天人的污蔑和亵渎,我对此表示极大愤慨。”梁思礼补充道。

  翻开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史,我们看到:1964年,我国自行研制的中近程地地弹道导弹长啸冲天;1970年,中国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太空高唱“东方红”;1975年,中国发射的第一颗返回式卫星成功返回;1980年,中国向太平洋海域发射远程火箭凯歌高奏;1982年,中国潜艇水下发射固体燃料火箭喜传捷报;1984年,中国发射的地球静止轨道通信卫星遨游太空;2003年,中国用神舟五号载人飞船首次将航天员送入太空;2007年,中国成功发射嫦娥一号绕月探测卫星,拉开了探月工程大幕;2008年,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取得圆满成功;2011年,中国成功实施“天宫一号”、“神舟八号”空间交会对接任务,树立了载人航天工程新的里程碑;同年,北斗导航系统提供正式试运行服务。

  “以上这些成果的取得,都是中国数代航天人集智攻关的结果,所谓的‘间谍说’完全是强盗逻辑、非常荒唐。”长三甲系列火箭原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表示。

  “尽管中国航天事业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创业初期经历了许多坎坷,但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无私奉献、严谨务实、勇于攀登的航天精神,早已融铸到中国航天的发展历程中。依靠这种精神,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独立自主、开拓进取、自主创新的发展之路。”龙乐豪在谈起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之路时,言语间洋溢着自豪之情。

  梁思礼和龙乐豪的观点得到了神舟系列飞船原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轫的赞同。

  他特别强调,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历史,完全靠中国航天人满腔的爱国热情、报国之志和聪明才智。美国的报告完全捏造事实,非常可耻,是包括航天人在内的全体中国科技工作者所决不能容忍的。

  泼脏水别有用心、不得人心

  但凡关注时事政治、关注航天的人都知道,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别有用心地恶意诋毁中国航天了。

  1999年5月,以考克斯为代表的一小撮反华政客炮制了一份长达872页、完全无中生有、主观臆想、造谣惑众的所谓《考克斯报告》,言之凿凿地断定中国“窃取”了美国最先进的热核武器设计资料。

  更有甚者,在涉及中国航天科研部门的大量篇幅中,《考克斯报告》称中国以“盗窃”或其他方式“非法获得”有助于加强其军事和情报部门能力的美国导弹和空间技术等。就连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CISC)的会员也发表了一份质疑考克斯委员会结论的报告,他们的报告认为“很多情况下,《考克斯报告》的观点令人难以信服”,“一些重要而相关的事实是错误的,“大量的结论是没有根据的”。关于卫星及运载火箭技术的窃取和泄露,CISC发现“没有证据证明中国窃取美国的技术,或者涉及有关协议”。

  在国会立法层面,美国出台了一系列歧视性法律法规,限制美国与中国在航天界的合作。该法案是在《考克斯报告》出台之后颁布的。此后用中国的运载火箭发射美制卫星的“大门”就此关闭了。

  2011年4月14日,美国国会投票通过联邦政府2010年~2011年财政年度下半年的预算案。该预算案第1340条款针对美国政府拨款具体用途时提出,禁止NASA和白宫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使用政府拨款开展与中国的合作。该条文不仅反映出美国政府对中国航天事业的孤立敌视态度,也揭示了中国航天“走出去”面临的制度性障碍。

  此次,美国又一次将脏水泼向中国航天,其动机和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里面其实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是美国的少数政客企图在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中制造思想混乱,煽动反华情绪,并且出于其国内政治斗争的需要,大肆炒作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转移公众注意力,用心险恶,极其可耻。”龙乐豪表示。

  梁思礼则认为,美国之所以毫无根据地污蔑中国航天事业,归根结底,还是其“世界警察”、“老子天下第一”的思想在作祟,似乎只有美国能够发展航天高科技,拥有强大的技术创新能力,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只能干一些偷鸡摸狗的见不得人的勾当。

  “美国一方面对中国近年来在载人航天工程、深空探测等领域所取得的一座座里程碑式的成绩感到深深的担忧和恐惧,害怕中国有朝一日在这些方面会超过自己。另一方面又非常嫉妒我们通过实施重大航天工程所培养历练的一支充满潜力的航天人才队伍,它认为这才是最大的威胁所在。因此,美国时不时地便会拿中国航天说事儿,捏造事实、诋毁中国航天也就不难理解了。”戚发轫表达了他的看法。

  的确,伴随着中国航天事业的蓬勃发展,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培养造就了一批高学历、高素质、经验丰富、年龄结构合理的人才队伍。就连原美国宇航局局长格里芬也曾感慨说,中国航天最令人感到害怕的,不是说取得的类似载人航天工程那样的成就,而是他所拥有的一大批年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队伍。

  其实,美国大肆炒作所谓的“中国间谍论”其实是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据了解,在1999年的“李文和间谍案”发生后,至今仍对在美从事科研工作的华裔工作者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有些人干脆选择“远离是非之地”,从而使美国自身的科研工作受到了影响。

  此外,由于美国多年来一直在卫星等高精尖技术出口方面进行严格的管控限制,从而使得其国内卫星运营商的成本不断上升。

  2010年4月,在中国商业发射服务20周年的用户大会上,美国一位不方便具名的国际卫星运营商代表曾表示,美国对华卫星出口限制的特殊政策使我们的卫星运营成本增加了很多,不利于国际宇航发射领域的发展,也不利于中国的商业发射进程,从某种程度上还扭曲了空间工业的公平竞争力。

  “如果美国人能真正认识到中华民族是个优秀的民族,中国对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壮大是立足本国科技成果的话,他们的冷战思维和盲目的优越感,或许就会少一些。”戚发轫说。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美国如果在“中国航天间谍论”上继续一意孤行,伤害的不仅仅是中国民众对美国的感情,如果中美关系因此受到较大影响,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也会受到损害。

  勇攀高峰是对污蔑的最好回击

  如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正在发展的快车道上砥砺前行,努力构建航天科技工业新体系,建设国际一流大型航天企业集团。集团公司的广大干部职工也在为我国早日实现航天强国的梦想不断奋斗:

  80后、90后的年轻一代航天人正在废寝忘食地奋战在工作岗位上,努力提升各方面的能力,力争早日接过老一辈航天人肩负的重任。

  60后、70后中国航天人抛家弃子,舍小家顾大家,冲锋在科研生产一线,勇挑重担,他们是中国航天事业的骨干和中流砥柱。

  而类似梁思礼、龙乐豪、戚发轫等老一辈中国航天科技工作者献了青春献子孙,将自己的毕生心血全部奉献给了中国的航天事业,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在发挥余热,力争为航天事业的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我国“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学院院士孙家栋就是其中的一个典范。尽管已是耄耋之年,他还身兼我国北斗导航系统工程的大总师,经常到科研生产一线指导工作,常年奔波于北京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之间。

  正是中国几代航天人将自己的人生与祖国的航天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并为之不懈奋斗终身,才有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成就。

  实际上,中国航天历来是非常开放的,本着互利共赢的原则,中国航天愿意和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在航天领域开展精诚合作。

  2010年10月,美国宇航局局长博尔登到中国来访问。他不仅得以进入我国的卫星和飞船总装厂房进行参观,而且还实地考察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仅此一例,就能看出中国航天所拥有的宽广胸怀,以及所秉承的开放态度。

  如果这样还要被某些国家、某些人诋毁、造谣为“窃取”的话,那就是对全体中国航天人无私奉献的不尊重,是一种非常可耻的行为。

  翻开《2011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我们看到一幅宏伟的蓝图:

  未来五年,中国将继续实施载人航天、月球探测、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新一代运载火箭等重大科技工程,建设由对地观测、通信广播、导航定位卫星组成的空间基础设施框架,开展载人登月、重型运载火箭、深空探测等专项论证。

  如果说这样宏伟的目标全部需要靠中国派出大量“间谍”去窃取相关技术的话,那难免令人贻笑大方了。

  “中国航天人今后必须更加发愤图强,努力攻克前进过程中的道道难关,攀登一座又一座航天事业新高峰,不断树立新的里程碑,不可辨驳的发展成果是回击外界一切造谣和污蔑的最好方式。”戚发轫最后表示。(李冠礁)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官方微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新浪微博